<<《茶文学欣赏与应用》课程改革总结>>2018/7/3    <<蔡荣章许玉莲两位研究员每月在《茶道》月刊撰写专栏>>2018/6/25    <<“ 第三极”>>2018/6/25    <<蔡荣章主任受邀在海峡(漳州)茶会发表“两岸茶界应省思的两个问题”>>2018/6/12    <<第八届国际茶文化年度研讨会在韩国光州举行>>2018/6/5    
返回首页>> 研究报告
“ 第三极”
发布日期:2018/6/25 15:46:22  浏览次数:11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 第三极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品2016年野生苦茶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程艳斐

    那款野生苦茶,因为一句“苦出新高度”,对我极具诱惑力。我想要一段时间,独自去面对它,就像独自去奔赴一场特别的约定。
把茶具用沸水烫过,觉得苦茶的干茶应该也带着苦的气息,至少是清凉气。没有嗅到苦气,却是另一种很浓郁的熟悉的气息。盖好盖子,耐心地再等十秒,再嗅,记忆中熟悉的感觉继续映证——带壳的荔枝干,整包封起来,某天打开,铺面而来的气息,正是如此。原来,苦茶的气息,不是苦,是酸……而此时看得很清楚它的样貌,粗犷的外形,带着很多的茶梗,叶片粗大无比,有一瞬间的茫然,它是哪类茶?
    让沸水来告诉我吧。凭着感觉,虽然不敢放很多茶叶,但仍觉得它溶解得很快。汤色橙黄,很有层次感,香气是和干茶一样的,带着酸的植物气息,没有甜蜜感,但挺舒服,让人想尝尝。接着入口了,那等待许久的苦呢?在入口的前一秒,真的没有察觉,但一秒后,苦弥漫整个口腔,直到吞进了喉咙,只是,这种苦不是像苦瓜那样直接,似乎被一层薄纱轻裹着,它和口腔中间有个缓冲,所以,没有打击,反而是苦中带醇。连着几口喝完,细细嗅杯底香,浓郁的茶特有的气息,告诉我,它是茶。
    我连续冲泡的若干道,不再加温,它一直保持着很友善的苦,汤香的酸感慢慢减弱,茶的气息保持着,汤色如蜜,稠而层次鲜明。我的额头与身上渗出了许多汗珠,浑身通透。它入口的感觉,吸引着我连续品饮,脑袋清明,心情愉悦,这是让人很快乐的苦呢。我又想探寻开始的问题,它是哪类茶?叶底舒展开,是青褐明亮的,很像乌龙茶,但它没有任何一种乌龙茶的花香、果香。若说它像生普,决然没有那种强劲的刺激感。它苦,但绝不刺激。即便生普存放两年,强劲的刺激感依然是它的独有风格。
    突然觉得,属于哪类茶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。适合它自己,才是成全它的存在。很多时候,我们的思维被习惯所左右,凡事总得找些依据,但找到了也不见得圆满。我的脑海里,出现了很特别的一种情景。那是走到深山里,身心劳顿时,突然遇到了一位老妇人,慈眉善目,她微笑着,带你坐下歇息,然后端来一种食物,你从来没有见过的食物,它属于这深山,它属于老妇人的日常,它将养着自然的生命,赋予人们健康、愉悦,但它没有诱惑感。你只需要安静地吃了它,然后,就会消除疲劳。老妇人慈爱地看着你,一口一口吃下,没有语言。原来,理解,是一份心灵的感通,超越语言,超越文化,而回归于一份自然的信任。
    突然,脑袋里蹦出了一个词——第三极。在这颗人类力量几乎无所不至的星球上,有个地方被称为地球的第三极,那是藏北无人区。那个地方,气候恶劣,氧气奇缺,但那里是净土,藏羚羊在那儿,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在那儿,雪山在那儿,溪流在那儿,只是不适合人类生存。于是,当你到达的时候,或许会忘记自己是人,只是感受到了自然的壮美与真实的惨烈。那些远离尘嚣的野茶,在人类几乎无法到达的大山深处,是怎样与周围的植被一起,生存与成长了许多年?当我触摸那阔达而肥厚的叶片,简直无法想象它的生命力。就那样,倾听四季的鸟语虫鸣流水涓涓,依时而动顺时而歇,长成自己该有的模样。当某个春天某一天,被闯进大山的人,连梗带叶地采下,带回了烟火之中,那些爱茶的制茶人,该是如何欣喜与感动,才会完整地保留着所有珍惜的一切,它的梗、它的叶,以及它的气质,那种无法被复制的山野气质,连带着,它的苦,完整保留下来。
    我浑身大汗,身心舒散,在一道一道的野生苦茶里,穿行了山林,穿越了第三极,突然,口中的苦全部化开了,那时口中有如甘泉淌出的清透,如此畅快。那是和风吹过的四季,是涧水轻流的山间,是山林里老妇人慈爱的微笑,是第三极的藏羚羊欢快的奔跑……



上一篇:蔡荣章许玉莲两位研究员每月在《茶道》月刊撰写专栏
下一篇:无我茶会的诞生
 
Copyright © 2009 漳州科技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
地址:中国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盘陀镇  邮编:3632000   电子邮箱:
@qq.com
制作与维护:漳州科技职业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