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特征与实施要领 蔡荣章>>2018/11/20    <<蔡荣章主任在茶科所讲述“茶道艺术的美在哪里”>>2018/10/23    <<蔡荣章主任在茶科所述说无我茶会的无>>2018/10/23    <<寻茶太姥山 程艳斐 (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2018.8....>>2018/10/23    <<蔡荣章主任在茶科所透过小壶茶法传递茶道信息>>2018/10/23    
返回首页>> 研究报告
明月照东坡
发布日期:2018/1/5 17:02:44  浏览次数:39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月照东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苏轼茶诗的明月情怀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程艳斐

    每个茶人都有独特的风格,在各自的人生历程中,把茶汤逐渐酝酿出自己的光彩。他们的光彩会在诗文中流转,熠熠生辉。如果有缘观照,它能带人们进入一种百读不厌的美好体验中。苏轼的茶诗里,便有一轮亘古的圆月,高悬在历史的天空中,投射着千年不变的清辉。
    自古以来,太多的文人把月亮作为诗情的缘起,作为思考生命的依托,东坡亦不例外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,那一问,问出旷古苍茫,“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。此事古难全。”如此的情怀,渗透了苏轼作为茶人的一生。每每有茶在手,他的眼里心里便会有月为伴。
    茶即是月。圆的东西不见得联系上月,但圆的茶必须是月,至少东坡执意。“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。”在这首《惠山谒钱道人烹小龙团,登绝顶,望太湖》里,苏东坡描绘了类似“此曲只因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的茶水奇缘。壑源的新茶——小龙团,不止茶的内质天下无双,外形也是极其讲究,必定是圆润细致的。“踏遍江南南岸山,逢山未免更流连”,这样的山水,这里号称天下第二的好泉,大概可以试试天上才有的好茶,只是试试,便把茶、惠山、太湖为一体,演绎成了一首人间的绝响——“石路萦回九龙脊,水光翻动五湖天。孙登无语空归去,半岭松声万壑传。”
    “明月来投玉川子,清风吹破武林春”。那时的东坡,徜徉在杭州西湖无边无际的春色里,世间的一切,都如此美丽。从北苑来的龙团,便是明月照亮了东坡的胸怀。在这首《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茶》里,句句洋溢着东坡直面好茶的坦诚。好茶到访,于精通饮茶的苏轼,便是瞬间化身为“玉川子”,茶之外,再无其他可以干扰,并且一气喝完,喝到飘然若仙。好茶到访,更是一阵清风,吹破了武林的春天,让这个柳绿花红的杭州,瞬间荡漾着清雅的茶气。“惟江上清风,与山间明月”,这是苏东坡为自己的世界所构筑的城堡。所以,那小小的团茶,照亮了东坡在武林的那一整个春天。他略略羞涩地对世人说,“戏作小诗君勿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”
    月亮上是否有只玉兔?玉兔是否很孤独?长望浩瀚的夜空,对着那轮如镜的明月,每个人或许都有不同的困惑。偏偏有那么个茶,取名“月兔茶”,产自他的故乡四川。为何叫“月兔”?“环非环,玦非玦,中有迷离月兔儿”,这大概是苏轼对月思考后给茶的诠释吧。“一似佳人裙上月,月圆还缺缺还圆,此月一缺圆何年?”这圆圆的茶饼,在东坡眼里,是月。天上的明月,圆了会缺,缺了会圆,只要人们耐心等待,总能有圆的那天。而手中的团茶,如此圆满,一旦打开之后,便再不可能复原。世间有许多最珍贵的事物都是如此,缺了便是缺了。茶本饮料,给人们带来身心的健康,奈何在茶人的心里,它已然是一场尊贵的生命,不可轻易辜负,否则便茶人两缺,茶毁,茶事毁,是茶人不可饶恕的罪过。“君不见斗茶公子不忍斗小团,上有双衔绶带双飞鸾”。如果不能升华了茶的生命,那么宁可保存着茶的完整,拆散,是多么让人遗憾的事。这首诗里,隐隐有《水调歌头》中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祈愿,以及人与自然力量相较的渺小与无力之感,饱含着一份对自然万物的敬畏之心。于东坡而言,月更像是一种信仰。
    月陪伴着茶。大概,这是最理想的茶境了。唐代元稹的“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命对朝霞”,是古今茶人心之所向,无俗事的烦扰,顺应自然的规则,日出有常,月明有序,茶是人与天地对话的信使。于东坡而言,人生中所有与茶相伴的日子,都是美好的,无论境遇如何,只要有茶,他的心里就有一轮满月照亮。对常人来说,流放途中,大概是郁闷与悲惨之至。可恰恰东坡不忘贴身带着茶——那慰藉平生的茶,对于一个身处洪流而满身正气的人来说,不知今夕何夕,悲喜无常,将心境升腾至无物,惟一住进来的便是一盏好茶,如此,不失一种大智慧。于是,东坡写出了《汲江煎茶》,他的真正豪放的情怀,在这样孤寂凄清的夜晚,有茶月相伴,达到了极致。他的好茶,还是不能辜负,“活水还须活火烹,自临钓石取深清”。所以他自己到江边取“深清”之水。“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”这是怎样一份惊喜呀,天上一轮明月,水中一轮明月,小小的水瓢,竟贮入了一轮明月。心是自由的,所以,世间的一切便也随着灵动起来。东坡胸中有明月,因此人生从来不会黯淡。于是,这份惊喜,便继续有了一份豪情——分江的豪情。尽管只是一小杓的水,那也是东坡从大江里分来的!于是,他专注地煎他的茶,听他的茶,品他的茶,于是喝着喝着,诗情激荡,那荒城之夜若远若近的更声,似乎有了节奏,有了美感,此际,天地独与东坡,当下已是永恒。“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 枯肠未易禁三碗,坐听荒城长短更。”试问,荒城之夜的诗意,除却东坡,还有谁人得此?!
    月是皎洁纯净的化身,茶是天地精华的凝聚,东坡独得此宇宙的奥妙,所以洒脱一生。相较于作为人的苏轼,东坡更像他的人生写照。那是一片宽阔的土地,土地上万物自由自在地生长着,他呵护众生,敬畏众生,他与天空融合,他有明月照耀,所以,他总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美好。茶遇到他,瞬间释怀了彼此的前世今生。不必猜疑,我们都是万物最初的模样,互相珍惜,让每一次的交融都不留遗憾。那轮旷古的明月,朗朗照在了东坡。



上一篇:现代茶诗创作
下一篇:什么茶都要喝什么场合都要客来奉茶吗
 
Copyright © 2009 漳州科技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
地址:中国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盘陀镇  邮编:3632000   电子邮箱:
@qq.com
制作与维护:漳州科技职业学院